常见问题反馈

所历种种,皆为过往,从心出发!

“How are you?”、“你好吗?”这些问句被期待的回答,大多只会是“I'm fine.”、“我很好”的标淮答案。你是不是真心的想知道我好不好,这个问句只是合情合理的社交步骤,我们从不被期待掏心掏肺、坦诚相见,因为没有人想真的知道,然后我们自己也开始不知道自己好不好。   
我曾经以为我很好,身旁的人也大都肯定我的看法。是的,我很好,因为我不想看见我不想看见的,我很好是最完美的伪装。   
但是我真的好吗?我不会吃太多睡太少,我和同事朋友嘻笑怒骂,我看起来什么都好,没什么大不了,但是我就是不开心,我哭着从梦里醒来,我为小事抓狂,我无法体会事物变幻的美丽,我不甘于平凡。我害怕失败,我的情绪没有出口,我说话总是否定句开始否定句结束——不行、不好、不要、不能、不可以、不喜欢,不不不不不。    
可惜世界从来就是选择题,而不是是非题,去除我不要的所剩下来的,也未必全都是我要的——我不喜欢红色,绝不代表我就喜欢橙黄绿蓝靛紫。为什么我不能坦白?为什么我的态度总是暧昧犹疑?为什么我总觉得没有安全感?为什么我总是觉得我在一个摸不到边际,没有凭借的空洞里?    
我偏执的想要寻找一个可以安稳龟缩的角落,使劲的往角落又钻又塞,以为尽力的压缩,奋力的填满角落,就可以得到安稳,然而我只是越觉得压迫,喘着一口气,还天真的安慰自己:“喔,亲爱的,就快到了!”   
我的姿势古怪,进退维谷,我不放过我自己。我的心灵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无声的损耗,慢慢的风化、分解、灰飞烟灭。   
我的视线是一片苍苍茫茫的灰,呼吸的是停滞的空气,而且我以为这该就是我的世界。 
 
距离接受荣教授的催眠疗法已经三个多月了,我的心灵在我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悄悄改变了,这些改变为我的生活带来新的生命。   
我还是习惯观察内省,让我的改变为我带来满满惊喜。   
我的转变是多么的自然,让我以为我一直都是如此开心自在,每当回首过去,过去曾困顿的片段,由现在的我看来,再也不是锥心的过往。   
回忆不是痛苦的复习,而是轻盈的浏览,每个片段都有自己的美感,就连泪水也闪着动人光芒。   
所有耿耿于怀的,愤怒伤心的,都成为平淡的过去,再也不是凌迟的刑具。   
我学会了适可而止的追求,对自己宽容,我找回了我的自信,和对生活的幽默感。   
曾经为罪恶感所驱策的我,现在能以梦想和希望为动力,稳健的前进。   
我对于以前的我感到陌生,但是接受我的过去;而过去的我,一定会十分喜欢现在的我!
上一篇:告别香烟,发现一个更好的自己! 下一篇:催眠让我告别“昏天黑地”的晕车世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