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反馈

催眠助你缓解焦虑不安

来寻求“催眠治疗”的来访者大部分都存在心理或者情绪方面的问题。对于一般的来访者,催眠师首先要做的是不要对来访者的任何表现表达出一种被震惊或者不赞同的情绪,因为来访者的特异表现恰恰是他们的痛点,最好的办法不是去掀他们的“伤疤”,而应该是以一种“司空见惯”的态度谈论,或是不动声色地暂时忽略。但是面对焦虑不安的来访者,他们因焦虑不安的情绪一般不太能配合治疗,那催眠师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境?下面是荣新奇教授曾经成功处理的一个催眠案例,为大家提供一种可能的借鉴方法。
对于焦虑不安的来访者,催眠师可以由开始的跟随他的不安的表现逐步地转为主动引导来访者的行为方式来对其进行催眠诱导。
一个30多岁的男性来访者进入治疗室后,开始在地板上踱步。他反复地说明——他不能忍受安静地坐着或躺在沙发上讲述,他曾经履次被心理咨询师“转诊”过,因为他们“指责”他缺乏合作;后来,他被人建议可以试试催眠治疗。
因为他的焦虑不安令他无法忍受,并且在心理咨询师的治疗室里,不断增加的紧张使得他必须不断地在地板上踱步。
他这种“持续状态”最终被荣教授的一个问题成功地打断了:“你愿意通过继续在地板上踱步,就像你现在正在做的这样,来与我合作吗?”。他听完是一副大吃一惊的样子:愿意!天啊,荣教授,您是第一个愿意让我在治疗室里踱步来进行治疗的人!
荣教授请求参与到他的踱步中,并对它进行指导。对此,他有些不解,但还是同意了。他被要求来回踱步,转向右,转向左,从椅子走开,再走向椅子。开始时这些指令以一种与他的步伐相匹配的节奏给出。渐渐地,指令的节奏放慢,措辞变为“现在向右转,离开那把椅子,向左转,朝向你可以坐的那把椅子;从你可以坐的那把椅子走开,走向你可以坐的那把椅子……。”这些话语,为更具合作性的反应打下基础。
节奏变得更慢了,这时,指令措辞又变了,包含了短语“那把你很快将会走近好像可以让你很舒服地坐下的椅子”。这次又被反过来,变成“那把你很快将会发现你自己在舒服地坐着的椅子”。
他的节奏渐渐变得越来越慢,越来越多地依赖于催眠师的语言指令,直到可以给出直接暗示,当他讲述他的历史时,让他自已坐到那把椅子里,并且越来越深地进入到一种意味深长的催眠状态中。
这次催眠用了50分钟。采用这种方式催眠焦虑不安的来访者是一种很有效的办法。他以后也能很容易和催眠师合作。这种利用技术的价值在于它对来访者有效的示范作用,它证明他完全是可接受的,不管他的反应如何,催眠师都可以有效地对他进行处理。它满足了来访者所呈现的两个方面的需要,并且它把对来访者起主导作用的特有反应当作诱导程序的有效部分加以利用。
遇到这种催眠焦虑不安的来访者的情况都可以灵活模仿上述催眠案例中的方法来进行,来访者的这种焦虑其实是很容易被打破的,因为他的心理处于动荡的时期,所以如果给予恰当地不被排斥的引导,催眠师就很容易成为来访者的依赖,那么催眠治疗也就可以顺利进行了。
 
上一篇:催眠——叛逆孩子与父母之间的沟通桥梁 下一篇:孩子厌学怎么办?催眠有妙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