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反馈

黑夜中的指明灯

你失眠过吗?你知道,一个人在漫长黑夜里孤独的等待天明,又是多么迫切地希望在这漫长的等待中步入梦中的那种无力感吗?
几年前,荣教授有一位来访者,是一名大一学生,性格内向,人际交往较差,很自卑。初中的时候曾遭受过校园欺凌。那时候,有近两个月和舍友关系较差。舍友睡的较晚,TA被吵醒后无法入睡。TA也试着与舍友沟通,但是无效。
TA开始觉得是自己不被喜欢,所以与室友关系恶化,导致严重失眠、心情低落,常常紧张和害怕,没有精力学习;想通过心理咨询来改善睡眠,改善人际关系。经过多方渠道,最终是在荣教授这里进行心理咨询。
咨询访谈与测评过程此处省略,咨询过程中主要采用催眠疗法。

第一次

整个催眠的过程中,TA都表现得比较放松。
荣教授一开始,引导TA进入一个宁静的山中小屋中,让TA体会充分的放松、舒适的感觉。在小屋情景结束之后,荣教授给了TA积极暗示,积极暗示主要有:在以后的睡眠中你就会像现在一样放松,非常容易睡着。以后你睡觉的时候即便能听到外面的声音,它也不会打扰到你,你可以完全忽略它。其次,你是非常自信的,非常乐观的;你很勇敢,能积极的面对生活中的挫折和困难;你和同学们相处的也十分融洽,大家都很愿意和你交朋友。
积极暗示结束后,TA被唤醒,这一次催眠就结束了。

第二次

这一次,荣教授继续采用放松技术,让TA放松,并教给TA“自我放松”的技巧。
但是这一次结束后,荣教授给TA布置了一份家庭作业:回家练习自我放松技术。同时,要求TA记录打扰自己睡眠的事件。

第三次

这一次,荣教授将催眠和系统脱敏相结合。
荣教授和TA一起分析,打扰TA睡眠的事件。然后由TA进行主观评分,“1分”代表一点不焦虑,“10分”代表非常焦虑。其中得分最高的事件是是舍友晃床,得分是9分;其次是早睡之后同学在宿舍大叫,被评为7分;再次是已经十二点了,舍友还在看电影、聊天,并且洗漱声音很大,惊醒了TA,得分是4分。
接下来,荣教授先带领TA进入催眠状态,待TA完全放松之后,引导TA想象打扰自己睡眠的事件;然后引导TA进入比较低分的事件,让TA体会当时的感觉。当TA的体会到最强烈的时候,荣教授暗示TA放松。接下来呈现更高一级的事件,当体验到最强烈的时候,暗示TA放松。同样的方法,荣教授一直引导TA进入到最高分的事件当中,当TA体会最强烈的时候,暗示TA放松。事件逐步呈现完之后,唤醒TA,催眠结束。
在TA离开之前,荣教授还是给TA布置了家庭作业,让TA坚持自我催眠,并让TA听具有治疗作用的轻音乐。

第四次

做完三次催眠,TA那个时候还是能听到声音,但不会因为室友发出的这些声音而烦恼,这表明TA的抗干扰性提高了。睡眠的潜伏期缩短,上床后,慢慢地自我放松,不用等很长时间就睡着了,而且会睡得很沉,不容易被其他响动惊醒。
荣教授继续引导TA进入催眠状态,以此对以前的积极暗示和积极结论加以巩固。
经过四次催眠,TA的失眠症状得到较好的改善。TA与咨荣教授一起开始了下一阶段“关于人际关系”的治疗。
上一篇:情窦初开,感情的伤痛让我焦躁不安 下一篇:让孩子做一个真正的孩子!

相关文章